登 陆注 册论坛风格论坛帮助

   你的位置: 福建考试培训资讯网海西时事论坛浏览当前帖子

       

  作者信息及帖子信息: 你是本帖的第 3044 位读者 
nokia

积分:1340
等级:飞侠 VIP
帖数:229
注册:2006-1-13

  信 息   留 言   编 辑   引 用

楼 顶 
省直下派:能不能打出“永久牌”?

  本报记者 庄亚界 何祖谋 庄严 
  2004年7月,省直机关和中央驻闽单位响应省里号召,精心选派208位干部到省级扶贫开发重点村任职。一年多来,派驻村的各项事业取得了长足发展:水、电、路、村部修缮等项目已基本完成。当前,驻村工作进入“机制攻坚”阶段,驻村干部们想得最多的,便是如何创出长效的下派机制。3月初以来,记者马不停蹄走访漳州、泉州、宁德等地7个驻点村,采访了十多位党支书,对省直下派机制进行调查。 

   

A 生产:拖拉机变成农用车 

  “黑鸡有望成为金鸡,连山村今后的发展有了更大的空间。”前几天,下派支书黄礼开带着一帮村干部在省城福州市召开“戴云黑鸡”销售会。一见面,黄礼开就向记者“吹”起他的“村”和他的“鸡”。 

  地处深山的德化县南埕镇连山村是生产优质稻谷的好地方,大米的副产品谷壳和米糠是上好的鸡饲料,加上田间地头的杂草、虫蚁等丰富的青绿饲料,符合戴云黑鸡的饲养条件。2005年,在下派支书黄礼开的带动下,该村筹集了12万元资金,获得“德化县戴云黑鸡养殖有限公司”20%的股份。该公司以“公司+基地+农户”为产业化经营模式,集戴云黑鸡保种、选育、无公害养殖和销售为一体,眼下已在深圳、泉州、厦门等地设立近20家配送中心和授权专卖店。 

  目前,连山村共有16个示范饲养户成功饲养黑鸡10批、共1.2万羽。去年,村里的养殖大户陈万全共饲养了四批1200多只戴云黑鸡,全部由公司以每公斤34元的价格回收,扣除成本费,仅此一项的纯收入就超过2万元。 

  在华安县湖林乡吉土村,“富民强村已不再是口号”,下派支书林良灌向记者介绍道。林良灌从省政府法制办下来挂职后,发现种植业是村民的主要经济来源,但以种植水稻、地瓜为主,形不成规模,加工业几乎为零。而在邻近乡镇或是附近的安溪县,由于大面积种植铁观音优质茶,农民收入逐年攀升。 

  “我们也想发展茶叶种植,但经过9公里村道的折腾,茶价至少损失三成。”一位村民向林良灌诉苦。原来,这里曾经有一批农民种茶,但运输茶叶时,由于村道坑坑洼洼,只能由拖拉机一路“跳”下去,茶青品质大打折扣,1公斤损失了六七元。 

  要发展茶叶,首当其冲必须修好路。今年年初,总投资200多万元的9公里村道水泥路面铺设全部完成。全村的优质茶园也相应地由每人0.2亩增加到1.3亩,茶业渐渐成为村民增收的主导产业。“现在拖拉机已换成了农用车,吉土村的经济也将走上快车道。”林良灌对吉土村前景充满信心。 

  点评:208个省定重点扶贫工作重点村,大都地处偏僻,交通不便,产业薄弱,农民增收是第一大事,也是村民们反映强烈、要求迫切的事情。于是,加快发展、富民强村便成为驻村工作的第一要务。一年多来,驻村干部正是抓住这一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,充分发挥各自优势,引导农民建立起村子发展的产业支柱,深受农民欢迎和好评。 

B 村财:顺利开动村组织? 

  “庄书记下来后,把停了好几年的误工补贴发给了我们,我们一下子有了干劲。”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诏安县秀篆镇埔坪村民主任高兴地说。据他反映,以往由于村财紧张,村干部好几年没有领到本该属于他们的“工资”。 

  记者了解到,由于地处偏远,交通不便,历史包袱沉重等原因,208村基本属于“空壳村”。村集体经济的困难,导致许多村干部没能按时领取省定补贴,这也因此削弱了班子的“战斗力”。壮大村集体经济实力,增加村财收入,成了考验驻村干部任职的一大难题。许多村在增加村财收入方面,发挥了“八仙过海”的本领。 

  诏安县埔坪村充分利用本村山地多、土壤肥沃的资源优势,于2005年3月在村集体用地上先期投入自筹资金6万元,扩种速生桉经济林200亩。“通过这个项目,我估计5年后能增加村集体收入50万元以上,让村组织顺利、流畅地运行起来。”下派支书庄志雄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达了“雄心壮志”。 

  “一年半多的任职实践告诉我们,没有村集体经济,这个村就很难加强组织建设,就可能造成班子瘫痪,发展农村公共事业更无从谈起。”下派干部余斌说。 

  3月17日,记者到宁德市采访时,余斌挂职的蕉城区石后乡大墓前村村主任向记者诉了一番苦水——按村干的补贴标准计算,他每月有150元补贴,一年约1800元,加上年底镇里发放的200元奖金,一共是2000元;而同村的一个普通打工者(村里有很多人在上海打工),月收入就超过了1000元。他还说,由于村集体缺乏资金,他和几位村干部常常要自己预付一部分办公经费、接待费等,几年来,仅他“不能报销”的发票就达到了近万元。 

  庆幸的是,经过一年多的努力,这种状况有所改变。在蕉城区,如今6个挂点村的村财今后有长效收入:6个村各出资10万元,捆绑投资虎贝乡矿产项目,由区里相关部门作出担保,每年收取12%以上的利润分红,即今年起每年将各有一万多元的收入。 

  点评:村财是开动乡村运行的发条。下派机制能不能长效,下派干部离开后、村子能不能良性运转,村干部的“从政”积极性能不能调动起来,离不开村集体经济的保障。发展村财,是考验下派长效机制的一个重要指标。 

C 班子:留下不走的工作队? 

  “省委这轮下派驻村干部,主要是解决一些落后村的班子问题,重点是创新农村工作机制,不是简单的挂职锻炼干部或搞扶贫工作。”省农办副主任马国林表示。 

  省公安厅干部黄平虎挂职的诏安县陈龙村是一个有着5718人的大村,由于原村“两委”班子缺乏凝聚力,加上长期村务不公开,群众颇有意见,成了全镇闻名的问题村。黄平虎下派后,从财务阳光工程和培养年轻党员两件事做起,让村务上了“桌面”,积极发展那些会致富、懂经营,热心为民办事,要求上进的年轻人加入党组织;并充分发挥班子带头作用,引导村民发家致富。这些看得见摸得着的事实,村民们看在眼里,喜在心里,意见渐渐少了,村里各项工作迈上发展轨道。去年,陈龙村党支部被评为诏安县“五好”村党组织。 

  华安县吉土村原先是个“后进村”。林良灌下派后,决定从班子和党员队伍建设入手,打造一支永不撤走的工作队。他着重开展了“三培养”活动,确定了11名对象;还利用省农函大在漳州办班的机会,选送了一位合适的对象参加大专班学历教育。下派干部余斌驻村后,通过发动,已有3名入党积极分子即将成为预备党员,另还有7名农民递交了申请书。“这些人全都在25岁至35岁之间,他们将成为这个村今后的中坚力量。”余斌表示。 

  点评:农村人才流失、班子成员年龄老化是一些贫困村的普遍现象。“给钱,给物,不如给个好支部。”2006年是村级组织换届年,下派干部能否从今后的长远发展出发,帮忙培养、选拔出一支团结、有朝气的队伍,是他们面临的一大考验。 

D 农民:主角意识在哪里? 

  在采访中,记者问及驻村干部挂职的最大困难,得到了近乎一致的回答:转变农民的发展意识。 

  郑庆喜是厦门大学的博士生,2004年7月挂职平和县军溪村之初,他就碰到了一件哭笑不得的事。经过前期调查和论证,结合农民的意愿,军溪村里鼓励农民上山种果,并确定了帮扶方案:凡村民有能力、有意愿开山种果,村里经过验收核对数量后,就给予全额报销果苗费。由于果苗免费,村民们种果积极性高涨,这让郑庆喜喜出望外。可没想到,果苗种下数天后,几位农民来找郑庆喜,希望免费提供肥料,理由是“家里太穷,买不起肥料,要不然种下的苗木也得拔掉”。村民的这一想法让庆喜“吓了一跳”。 

  在蕉城区赤溪镇岩坪村,也有类似的一幕。岩坪村大岭、白岩、际平三个自然村,地处崇山峻岭之中、悬崖峭壁之间,几乎与世隔绝,有两个自然村水、电、路、电话、电视均未开通。省安全厅干部钱军民来到驻点村后,经过调研,动员群众搬迁。召开多次村民会议后,3个自然村的26户村民同意搬迁(省安全厅给予每户5000元的安置补助),并于当晚签字确认。第二天早上,8户村民又来到钱军民住处,要求“不能搬迁”,有一两户还说“风水先生看过了,不宜动土”。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,农民是主角、主力军。然而,目前还有相当部分的农民在发展意识上仍处于被动地位。 

  不过,最讲实惠的农民在事实面前,发展意识就会空前高涨。在诏安埔坪村,记者感受深刻。2005年5月,埔坪村经省农业厅批准创建省级生态示范村,同时引进2005至2007年沼气工程示范项目。建设目标要求,按照“一池三改”的模式,建设8立方米沼气池150口,100%沼气户同步进行改厕、改厨、改圈。据测算,通过项目建设,项目户户均可节支增收2000元以上。为让农民直观地看到“效益”,村里先行推出10个示范户,让农民“参观”、“调查”。一个月后,农民们踊跃申请项目。“一些人还给我递了香烟,要求上项目”,下派支书庄志雄欣喜地向记者透露。 

  点评:农民是建设新农村的主角。每个农民都热切希望早日发展、快点致富。然而,他们往往又担心资金、市场、技术等问题难以解决,对新事物有“害怕”承担风险的心理。因此,转变农民的发展观念,实在是一个长久的过程,要用群众身边看得到、摸得着的典型来教育、引导。 

E 干部:你长大了吗? 

  “农村是个大课堂。”下派支书林良灌说。林良灌是中国政法大学的研究生,由于自小生长在大田城关,下派之前,对农村情况并不太熟悉。下派一年后,他在工作总结中写道:“学到了在机关学不到的知识,体会到了在机关体会不到的感受,加深了对农村的了解和对农民的感情,认识到了农村工作的复杂性。”他的感受源自于一件“糗事”。 

  今年年初,一位领导到吉土村调研,村里安排了几位计生户接受慰问。按照行程,林书记将慰问的时间拟定为上午10:15,并吩咐计生户在家等候。可不曾想到,工作组扑了个空,计生户到田里干农活去了。这让林良灌很是生气,可计生户却说:“干活重要,还是领导慰问重要。”计生户的话让林良灌思考良久。他说,今后有机会作决策,要多从百姓的角度考虑。 

  点评:一年多来,下派驻村党员干部,实现了从城市到农村、从机关到基层、从干部到“村官”的角色转换,在具体、琐碎、复杂、艰苦的工作环境中,经受了考验,锤炼了意志,增长了才干,也展现了才华。干部的成长、成才,应是下派机制的应有之义,也是今后下派机制取得干部支持的一个诱因。 

该帖子在 2006-04-01 9:27:05 编辑过

  离 线  2006-4-1 9:27:05 
本帖子共有 0 页, 0 张回帖,每页有 9 张回帖 >> [ ]
页码:


Powered By : 6kbbs V 7.0
Copyright 2001-2004 6kbbs All Rights Reserved
执行时间:93.75 毫秒